明星代言金融有雷区

明星代言金融有雷区
不少明星代言的金融产品爆雷之后,投资人缠着明星维权,正说明明星为金融产品作推荐、证明是难以真正负责的。(人民视觉/图)日前,央行、工信部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、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发布《金融产品网络营销管理办法》征求意见稿,截止时间为2022年1月31日。核心是延续对互联网、金融业强监管的态势,其14条规定:通过直播、自媒体账号、互联网群组等新型网络渠道营销金融产品,营销人员应当为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并具备相关金融从业资质。办法另一条广受关注的是第16条第2款:金融机构……不得利用演艺明星的名义或形象作推荐、证明。这两条可相互印证,两者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:金融产品与服务往往关系到大笔的钱,又涉及诸多专业知识,别说普通人了,一般投资者也往往难以搞清楚。金融从业资质那一张资格证不仅意味着从业门槛,还意味着要为违背专业操作操守的行为负责,比如虚假宣传导致消费者巨大损失,消费者是可以合法追责的。明星也好,大V也好,一般而言并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与资质,为此站台营销并不合适。至于演艺明星为金融产品“作推荐、证明”,是一种增信行为。别说许多明星并不具备金融产品方面的专业知识,即使具备这样做也不行——第16条第1款规定:不得利用学术机构、行业协会、专业人士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、证明。道理是一样的,演艺明星也好,专业人士也好,要是所“作推荐、证明”的金融产品出问题了,能为此承担责任吗?权益与责任应相匹配,不能光吃肉不挨打。现行广告法其实早有规定:“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、证明”(38条),否则可没收违法所得,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(62条),广告代言人,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作推荐、证明的,承担连带责任(56条)。但从现实看来,这些规定较难适用于明星代言金融产品的情形。如何界定明星“使用”金融产品呢,买一份算不算?“明知或者应知”,可以这样要求专业人士,但对明星可能是种苛求,因此要求承担连带责任也往往不现实。不少明星代言的金融产品爆雷之后,投资人缠着明星维权,正说明明星为金融产品作推荐、证明是难以真正负责的。另一方面,投资人未必不明白这个道理,但只不过是希望通过“闹大”扩大关注度,尽可能挽回自己的损失,明星为此遭受形象声誉损失,也摆脱不了道德责任。所以,在这个意义上,明星不为具体的金融产品“作推荐、证明”,既是对粉丝与投资者负责,也是对自己负责。南方周末评论员